碧山纪事

乡村,读书,生活
大美在民间LOFTER博客试验项目

相 遇

二〇一八年一月,南京下了十年未遇的大雪,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坐在还算温暖的斗室里,第四次修改、增补《碧山纪事》的文本部分。这是我在这个斗室里写作的第三十五个春秋,窗外的泡桐树枝上积了厚厚的白雪。不可思议的事,有时是习以为常的事。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我第五次到碧山,随身带了米兰·昆德拉的《相遇》。“美丽宛如一次多重相遇”、“残酷与美”、“自己的家与世界”、“记忆的溃败”、“在梦里翻找”、“小说及其生殖”,这些句子和篇章都适合一个异乡人在碧山的田野上和长风中阅读和思考,于是就用米兰·昆德拉的书名《相遇》作为《碧山纪事》的结束语。

我想把碧山古村的风景和二〇一七年我的“读书游荡生活”放进一本纸书里,与不同年龄的读者在不同的地方相遇,把这本书带到远方,在不同的时空,加载上不同的经历和感想,继续游荡,也许我们会在碧山或别的什么地方再次相遇……

我要把这本书献给已故的母亲,母亲是最初教会我写作文的人、是在最严酷的政治环境中给我文学梦想的人,也是从物质上资助我文学实践的人。我把这本书献给她,以示纪念和深深的感恩。

二〇一七年,我与碧山相遇。二〇一八年三月,我又来到碧山,初春的碧山雨丝迷蒙……


六月碧山三人行:出镜日记

第七次到碧山,画面里有了自己的人影,去年承诺完成《碧山纪事》书稿之后,和同学一起到碧山玩。

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和读者,因为我的图文和自我微感受对碧山这样的历尽风雨沧桑的文化古村落感兴趣,不仅喜欢碧山自然环境,还对实地阅读感兴趣,发现碧山人文内涵的神秘魅力,从碧山追忆远去的岁月,寻找我们已逝的青春记忆。

虽然有不少游客一次次往返碧山,每个人留恋碧山的原因不会一样。我的同学燕萍和晓敏因为我的图文而与我同行,我希望她们发现我的文中未发现的美和她们自己的个人感受。因为有她们同行,我在碧山的行踪,呈现出多角度,多方位,也变成了一个兴奋的焦点!

连同往返共五天,时间太局促,因为天热,我们只在村里走走,还有很多地方未到,还有很多景色未搜入镜头,我想,还会有下次,再下次!

(图:燕萍 晓敏  文:王心丽)


来源:我从乡间走过

我从乡间走过:

六月碧山乡间的色彩生活。这是我第七次到碧山,这次与两位同学同行,增添了不少快乐与色彩。乡间生活可以是多样的。

我从乡间走过:

六月。碧山乡间的色彩是饱满通透的。异乡人的镜头里的内容也是饱满通透的。